{{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主中心
新闻动态

李友星:反腐为民硬汉子

作者:未知 来源:新华网 发表时间:2005-02-25 点击:
【字号:   打印

    位于浙江省东部沿海的台州市黄岩区,是一片处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热土,这里高楼林立,商贾云集,永宁江穿城而过。

    区政府大楼临江南岸而建,区纪委就在10楼;江北岸则是一排整齐的大型广告牌,其中有一块莲花图案的廉政公益广告格外醒目:“莲,因洁而尊;人,因廉而正。”

    黄岩区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李友星每天上下班经过这里,都要对着江对岸的这块广告牌看上几眼。

    这块牌是黄岩区纪委的创意,更是这位纪委书记的信念。

    一股“硬气”惩腐恶

    “身为纪委书记,必须认真履行职责,有案必查、有腐必惩、有乱必治。尽管容易因‘反腐败’而‘受人赞’,也容易因‘平公愤’而‘结私怨’。要反腐败,平公愤,就要不怕‘结私怨’。”为了党的事业和人民群众的利益,李友星不回避,不推诿,保持着一股“硬气”。

    历数他办的案子,件件堪称精彩。

    [“亿嘉”转制案]

    2004年初,黄岩区纪委和上级纪委接到不少群众写来的实名举报信,反映浙江亿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陈熙违纪违法,利用企业转制之机进行背后交易,陈氏父子“空手套白狼”,使大量优质国有资产落入私人腰包。转制后,“亿嘉”房产的总资产从4.55亿迅速膨胀到10多个亿。拔出萝卜带出泥。在此事件的背后,涉及到一批当地党政官员。根据上级纪委和区委的具体部署,面对这块难啃的“硬骨头”,李友星毫不犹豫地揭开了“亿嘉”案件的重重帷幕。这一下,说情的,恐吓的,全来了。但李友星软硬不吃。

    2004年3月,“亿嘉”案件查处的关键时刻,有人扬言要“放倒”李友星,有人威胁他80多岁的老母亲,有人在他妻子面前散播流言蜚语。一天晚上他与区委组织部长散步时,一辆摩托车追到人行道上试图撞倒他……“怕死我就不当纪委书记,怕丢乌纱帽我就不干这一行!”经历过多少次惊涛骇浪的李友星,早已把个人宠辱、安危置之度外。

    由于案件不断深挖,该案由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三级纪委联合查办,最终突破了这个黄岩历史上涉及人员最多,资金最大的腐败案件。24名县处、乡科级领导被查处,其中12人已移交司法机关,违纪金额达4200万元。[福利彩票案]

    1999年2月初,三门县组织销售赈灾福利彩票。曾遭受“97.11”号台风洗劫的三门人民抱着对赈灾这一善举的支持,踊跃购买赈灾福利彩票。然而,谁也没有料到,群众的爱心被几个腐败分子看成是谋取私利的机会。四等奖奖品标明为上海凤凰牌自行车,却是杂牌拼装车,标价100元的六等奖奖品“精美真皮皮带”,与地摊上十几元一根的皮带没什么差别。彩票奖品的组织者却从中获取不当利益达80余万元之巨!三门人民群情激愤。负责彩票发行的县民政局局长在当地算是个呼风唤雨的人物,另两名副局长“背景”也很硬。有好心人提醒时任三门县纪委书记的李友星:“老李,算了,千万别捅这乱子。”

    “这种伤天害理的案子都不查,还要我们干什么。给老百姓一个交待,社会才能稳定。”李友星毅然带领纪检监察干部夜以继日地投入办案。这起受贿窝案很快就突破了,两名正副局长被判刑,另一名副局长被开除党籍和撤职。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3名正副局长虽然受到了惩处,但他们的家人仍通过关系网四处活动,试图通过新闻舆论重新翻案。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的记者带着疑团,千里迢迢来三门调查。不少干部为李友星捏了把汗,他却笑着说:“怕什么,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电视台记者经过深入调查,最终弄清了事实真相,临别时深有感触地对李友星说:“你们办的是一件铁案。”[雇人坐牢案]

    查处赈灾福利彩票案,使李友星深深感到,对腐败分子就要敢查处、敢碰硬。而查处三门“雇人坐牢”案,更使他坚定了查处腐败决不手软的信心和决心。

    1998年4月,三门县发生了一起惊动省委领导的司法腐败案。该县私营企业女老板邵爱玉与杨某因建房发生纠纷,双方纠集人员大打出手,混战中杨某被邵爱玉的弟弟邵万月打成重伤。邵万月随后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邵爱玉立即出马打通关节,导演了一出雇人代其弟坐牢的闹剧。一方面,她找来游手好闲的祝某,许诺以“票子、房子、妻子”,让他代替邵万月坐牢;另一方面,她利用一切手段,让几个有权有位的机关干部为她上下打点,篡改口供,把十几个干部拉下水,并使得一出李代桃僵的雇人坐牢丑剧公然上演。李友星率领专案组一班人经过艰辛的努力,历时一年零二个月,2001年夏天,这桩靠金钱美色开道、曲折离奇的“雇人坐牢”案终于水落石出,涉案的14名公检法机关及其他党政部门干部受到了严惩。

    [涉黑腐败案]

    1990年以来,一个绰号为“和尚红”的黑社会头目纠集了一批流氓地痞,在黄岩为非作歹,称霸一方。他们涉及敲诈勒索、寻衅滋事、故意伤害、聚众斗殴、毁坏公私财物和涉嫌贷款诈骗、虚开增值税发票等违法犯罪案件100余起,造成4人轻伤和几家银行、个人财产的重大损失,在黄岩引起公愤。“和尚红”缘何能在黄岩横行无忌?群众议论纷纷,认为有“保护伞”罩着他。

    在掌握了一定的事实依据后,区纪委进行排查摸底,最终将疑点集中在区公安局原治安大队长王某身上。

    2001年4月,“和尚红”被抓获,办案人员以此为契机,将王某传到了审查室。作为一个老公安,王某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案子一个月没有实质性突破。正在此时,专案组从“和尚红”口中获得线索:王利用手中的权力,多次收受其送的白金项链等物品,办人情案。得到这一口供后,李友星随即指挥专案组从追踪白金项链入手,先后从王某的亲属处及某企业的保险箱里起出一大堆金银首饰,由此撕开了他的心理防线。在大量的赃物面前,王不但交代了与“和尚红”的往来,同时还供出台州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黄岩公安分局原局长郝某的受贿问题。这起涉黑腐败案终于圆满地画上句号,7名涉案人员全部落网,有力地维护了黄岩的社会稳定,人民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1993年至2004年,李友星参与查办案件1567件,其中大要案343件,直接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10647.7万元。

    一腔深情系群众

    李友星的名声在当地流传甚广。有人说,他是腐败分子的克星,却是老百姓眼中的启明星。李友星感慨地说:“查处腐败,我不是没有思想斗争,每看到一个党培养教育多年的人落马,我都会难受。但我得罪了少数人,教育的是大多数人,换取的是民心。而民心向背,正是我们事业成败的关键所在。”人民群众是他情之所系,也是他查案的勇气和动力之源。2005年1月19日上午,记者在黄岩采访时,亲眼目睹了这样一幕:58岁的老人袁桂芬捧着失而复得的27万元人民币,感动得泣不成声。老人家动情地说:“有李书记这样的共产党员,就有我们老百姓的好日子。”原来,早在1999年,黄岩区东城街道王东村村民袁桂芬获悉该村对外转让6间村地基,遂向村支书顾某达成协议,以27万元的价格受让其中的3间(包括住房)。袁桂芬变卖原有房产,凑足了钱交给顾某,顾却将这笔钱另作他用。2001年底,房子建好了,却没有袁桂芬的份。无屋可住的袁桂芬只好和70多岁的老伴长期借宿在九峰山上的一座庙里。由于顾某以种种理由推托,拒不退款,袁被气得一度喝农药自杀。

    2004年7月,袁向区纪委举报,李友星拍案而起,这起案件终于有了转机。经过4个月的调查取证,查清了顾某侵犯私人财产的事实。

    2005年1月14日,区纪委作出开除顾某党籍的纪律处分,责其退还袁桂芬27万元。

    1月19日,细雨霏霏,区纪委一行人来到庙中,帮助已经找好住处的老人搬家,于是有了前面的一幕。就在这个有点寒冷的冬日上午,记者却分明感受到了一股暖流。

    在三门县,人们还传颂着李友星资助一贫困学生上重点大学的故事。

    李友星每次下乡工作,总要到那些贫困户家里走一走、看一看、问一问。小雄镇西岑村陈增业家是一户贫困户,陈增业病残,丧失了劳动力;老伴拖着多病之躯,苦苦维持着一家四口的生活。他家的两个儿子都是学校的尖子生,可父母亲实在无力维持两个儿子念书,几次想让他们放弃学业,回家务农。兄弟俩每次听到父亲要他们中断学业,便跪在父亲面前哀求:“让我们继续念吧,我们一定考上大学,我们有了出息,一定会更加孝顺您老人家。”病残的父亲面对如此懂事、又如此上进的两个儿子,也不忍心误了他们的前程,整日里只有唉声叹气。李友星走访这户人家时,了解到实际情况后,安慰陈增业道:“你们家要脱贫致富,希望在两个儿子,一定要让他们考上大学。”说罢,他从衣袋里掏出一沓子钱,数也没数就交给陈增业,说这些钱给孩子读书用。这以后,李友星每次下乡到小雄镇,都要到陈家坐坐,每次都拿出一些钱给陈家孩子上学用。陈增业的大儿子陈礼富很争气,1999年高考,他以全县应届生理科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中国科技大学。李友星得知后,建议以县政府的名义发函给中国科大,商请学校给这位贫困生减免学杂费、申请助学金,同时除自己掏出部分工资积蓄外,还发动了纪委机关干部捐款,共计6000多元,作为陈礼富入学的生活费。如今已经走上工作岗位的陈礼富没有忘记这一切,他说,自己只有努力工作,才能回报给予他这一切的人们。

    一心为公终不悔

    早在3年前,记者就与李友星有过接触,对他有所了解,而听说他的事迹则可追溯到更早。2000年,李友星被省纪委、省人事厅荣记三等功,2002年1月被评为全国百名优秀纪检监察干部,2003年,浙江省委作出向李友星同志学习的决定。这两年,他接待了不少记者,多次面对镜头,然而,面对鲜花和荣誉,他远远不像面对案件那样镇定自若。“工作是同事们一起做的,但组织给了我个人这么多荣誉,我受宠若惊,也受之有愧。”空军飞行员出身的李友星理应是身体强壮的,但现在,他的身体已经被“掏空”了,他曾经因病毒性心肌炎昏倒在办案点上,一“睡”就是五天五夜。他一家三口曾经分居三地,好几年。他说自己很不合格,苦了妻子,耽误了孩子,累坏了身子。采访时,李友星不太愿意讲自己的事迹,却经常提到自己的妻子史晋徽。从部队转业的史晋徽老家在外省,她的心总是牵挂着几头,一边是老家生癌症动手术的老母亲,一边是在外地读书的儿子,一边是在办案点上没日没夜的丈夫,而她自己三次胃出血住院时,病床边却常常见不到一个家里人。她说,“我认了。”这是一个朴实无华的女人。李友星办案不讲情面,当官不想发财,得罪了身边一些人,好在相濡以沫的妻子一直在背后默默地支持他,李友星笑说,“我的后方阵地牢不可破。”这么多年,李友星从没有给妻子、孩子带来生活上的太多照顾,但何尝没有儿女情怀。有一次在外地考察,心念一动之际,50岁的他给妻子发了一条短信:“桃园人在画中走,武陵情从梦里游。人生名利莫强求,平安健康更风流。天若有情人未老,愿同知音天下游。”也许,这里面饱含了他与妻子之间的相互理解支持。2004年是李友星夫妇结婚20周年纪念,李友星高高兴兴陪着妻子去拍了一套婚纱照,他说,我欠她的何止一套婚纱照,我欠她太多太多。尽管这样,李友星无怨无悔,因为他明白,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记者 杨荣伟 周潇)


(责任编辑:WangQ)
(责任编辑:于卫亚)
日访问量| 周访问量| 月访问量| 总访问量
62879 79885 85819 12160986
国家农业科学数据共享中心 热带作物科学数据分中心 京ICP备050837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