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主中心
新闻动态

白山黑水铸警魂——延吉公安局长金光镇的人生

作者:未知 来源:新华网 发表时间:2005-02-25 点击:
【字号:   打印

    金光镇,一个地道的朝鲜族汉子,一个有着良好的家庭出身的男儿,一个爱憎分明、个性鲜明的公安战线的英模,一个三易战场、不辱使命的功臣,一个时刻牢记视人民为父母的人民的好儿子,一个历经生死、为民除恶的五尺男儿,一个曾经获得过荣誉也同样受过记大过处分的公安局长。就是这样一个经过生死、有过辉煌、有过争议、遭过嫉妒的人构成了本期《警察人生》嘉宾——延吉市公安局长金光镇。

    1、 换界风波

    94年对金光镇来说是很不平凡的一年,他经历了人生中事业最低落的时期,由于种种原因,他在领导岗位人员的任免上遭到排挤,有人开始写匿名信、举报信,在背后指责他各种中这样那样的不对,企图将他治于死地,组织上开始明察暗访,甚至连他的弟弟——优秀的刑警大队长也受到牵连,这期间他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当时海南省公安厅来人让他去任刑侦总队队长,也有朋友劝他走,觉得组织上对他不公平,但他还是毅然决定留下来了。他觉得:第一,一个人按照自己的方式过日子肯定会遇到挫折,不能因为这样就逃避生活。第二,如果这点儿打击就让我背井离乡,将来还怎么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

    95年组织上决定将金光镇调到安图县任公安局长,但他不知道到安图后自己能做啥,去安图的前一天,他和最要好的朋友谈到凌晨1点多。最后的决定是:去!而且要干出个样来!

    2、 三易战场,打黑除恶

    金光镇似乎是黑恶势力的克星,到了安图县上任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当地的黑恶势力纷纷逃散,有很多逃了河龙和延吉市。可山不转水转,冤家总能聚在一块儿,不久金光镇又调到了河龙市当公安局长。一个曾经在延吉起家,又转战到和龙的小混混曾经和金局长的朋友说:“怎么我走到哪,金光镇跟到哪?”在安图、河龙两地, 金光镇打掉了数十个黑恶势力团伙,老百姓拍手称快,让正义一次次战胜邪恶,至此金局长应该说走出了警察生涯中的一段人生低谷。在安图工作到第四个年头,金光镇真的不想走了,他觉得那里的一草一木是那样的纯朴,当地群众是那样热情,他曾想在那儿干到退休,但工作性质决定着领导干部不宜在一地久留,99年组织上又把他调到河龙。2001年,金光镇重新回到了延吉市。

    金光镇说:“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离开河龙的时候,有很多老百姓自发来送我,甚至塞钱给我,这些老百姓给我钱什么意思?他们是觉得我太辛苦了,想请我吃顿饭不可能,就用这个钱在路上吃点饭吧。有些老百姓给我送匾——‘真舍不得你走 金光镇局长’。而且我离开的时候,我们的老百姓都掉泪,不管我认识的、认识的,过路的老百姓也都站着给我鼓掌,那场面我永远也忘不了……”

    金光镇说他很欣赏这么一句话:天地之间有杆秤,秤砣就是老百姓。

    3、 80天过家门不入,“一号要案不破,我就地辞职!”

    延吉是延边朝鲜族自治州首府,常住人口30万,流动人口10万,临近朝鲜、韩国、俄罗斯,朝族和汉族人口比例各占一半,朝族人特点是性格开朗,能说会唱,爱喝酒,酒后爱闹事,延吉娱乐场所多,当地人很多在韩国打工,回国享受生活,平时夜生活十分丰富,当地消费水平很高,生活习惯受韩国影响很深。

    2001年8月30日,在基层干了六年公安局长的金光镇又被调回延吉市,任公安局长,公安部抽调他到各地搞巡回汇报演讲,一个月的演讲结束,等待他的就是一起棘手的系列抢劫杀人强奸案……

    10月22日、24日,在延吉市又连续发生两起杀人案。面对空前的压力,全州、全市人民都笼罩在一片恐慌中。当时有传闻:延吉来了个杀人恶魔,专杀穿红衣服的和小孩。一时间,全市中小学生取消晚自习,小学生放学后要由老师亲自将学生交给家长。甚至于在外地打工、国外留学的延吉人得知这种恐怖的消息之后都纷纷打电话给延吉的亲人,嘱咐他们晚上不要出门。延吉市的发案率急剧上升,每天都达到十五六起,社会治安一片混乱。一度歌舞升平的延吉市变得死一般的沉寂。老百姓不敢出门,连商店里的红衣服都卖不出去。

    此案被列为公安部一号督办案件,刚刚调任延吉市任公安局长的金光镇公开表示:此案不破,就地辞职!

    12月,全州“两会”召开,议论的焦点依然是这起案件。小组会上有人说:“听说新来了个局长,还上过《焦点访谈》,我看新来的局长可能也是个白吃饱!”当了九年公安局长的金光镇感到出现了信任危机,每天见到别人头都抬不起来,门也不敢出,急火攻心,满嘴起泡、连牙齿都全部松动了,打着掉瓶指挥作战,命令全部女干警夜间也出去巡逻。

    这起案件破案难度极大,作案分子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带帽子做案,持刀、关灯现场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经过反复排查,金光镇得出一些锁定疑犯的结论:

    (1)从做案手段、方式看:人格扭曲、对女性烦感、心理与常人有别。犯罪分子应该是受过处理的或在监狱服过刑的人员。

    (2)锁定嫌疑犯的活动范围:在仁坪附近的一个小商店里发现了罪犯做案时穿过的鞋样,并通过信息布控查到了他做案后用过的抢来的手机号。

    (3)做案的区域:仁坪的三角地带,仁坪位于机场附近,三角地带的顶部,认定罪犯居住在仁坪村的可能性很大。

    (4)对疑犯本人的分析:无业、家庭贫困、30岁左右、两牢释放人员(最后证实:疑犯83年因抢劫罪判10年,91年出狱)、昼伏夜出、经常带刀,有重大嫌疑。

    经过80天的努力,为破此案,干警们吃了一车厢的方便面!这80个日日夜夜,金光镇出警局的门最怕的就是碰到熟人。如今根据排查结果,疑犯基本上锁定在了一个叫金春日的男子,抓捕行动随之紧锣密鼓的筹划着……

    农村养狗的多,为避免仁坪村的狗叫,抓捕行动选择在凌晨5点。

    凌晨2点多,金光镇带人勘察现场。由于雪大,脚步声大,金局长就拖掉鞋在零下二十摄氏度的寒夜光脚在过膝深的雪里行走。

    凌晨5点,金光镇担心罪犯会从自己家的后门逃跑,又亲自开车去查看,确定后门用货物封堵着,不经常走人后才放心。

    金光镇敲门,用朝语讲:“前面发生了案子,公安局的来调查一下。”

    金春日开门,抓捕行动箭在弦上……

    4、 是这个家给了他一个成为英雄的好环境

    金光镇出生在有东北“金三角”之称的图们,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父亲退休前任延边州委副书记,母亲是当地银行的领导。金光镇的小学前三年级在市里的小学读,连任三年班长,66年文革,父亲被打成走资派,母亲也受到牵连,同父亲一块进了牛棚,金光镇的学习、生活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经常上着课就被拉出去挨斗,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侮辱,后来到乡下的外婆家读完小学,在农村生活的几年当中,与当地的农民一起生活,体会到农民生活的艰苦,与农民之间的感情很深。妻子是延吉市某局的领导,但对他的工作十分支持。可能是由于金光镇的父亲、岳父、哥哥、弟弟、小舅子都是警察的缘故,妻子格外理解他的工作。在家里金光镇没钉过一颗钉子,没送孩子上过一次学,没参加过孩子的一次家长会。在破获金春日案的80天中,虽然家离单位只有一桥之隔,但金光镇没有回过一次家,妻子隔几天就到单位来给他送换洗的衣物。金光镇的女儿2003年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学习芭蕾舞,被评为北京市优秀大学毕业生。2004年1月5日去新西兰留学。金光镇说女儿是他的精神支柱,有困难时,女儿总是第一个安慰他,别人的话他可以不听,惟独女儿的话他听。女儿在北京上大学的时候,金光镇还没有什么舍不得的感觉,这次女儿要远渡重洋出国留学了,金光镇第一次和女儿谈起了人生:“不管发生什么事,做人是最重要的,而且要做一个诚实的人、热情的人,要有奉献精神,对事业要忠诚。作为一名党员,永远不要忘记你是中国共产党员,我们都在党旗下宣誓过。踏踏实实地做事、平平安安的生活,嫁一个好男人……

    金光镇经常会把社会比作大海,家是港湾,而他自己就是茫茫大海上的一只破小船,漂泊累了总想的还有这样一个温暖的家可以让他靠岸休息。

    欢迎收看3月14日《警察人生》——白山黑水铸警魂

    金光镇问卷调查:

    ——最大的愿望:(1)干警待遇再高一点

    (2)退休后有条件带妻子、女儿、外孙周游全国、全世界

    ——最担心的:队伍出事、老百姓不信任

    ——最遗憾的:一生中未破的案子(几个大案)

    ——最崇拜的人:保尔(刚强)、 雷锋(奉献)

    ——对自己最满意的:打黑除恶

    ——对自己职位的理解:一个局长是否合格,关键看打黑除恶,否则政治上不合格,88年任副局长、局长以来打掉了几十个黑恶势力团伙。

    ——喜欢、擅长的歌:《我的中国心》、《阿里郎》(朝族民歌)

    ——对自己的评价:自信、从不言败

    ——最易激动的事:与百姓之间的深情,永远不许老百姓受到欺负。

    ——工作原则:96年提出的三无小原则:刑事案件无小案、对待群众态度无小问题、对待来信来访无小事,他曾解决了持续八年之久的上访。

    ——遭到的恐吓威胁:有的人走上刑场前还说有一天我要杀死你全家,我不在了,我还有兄弟手下。经他手送上刑场的有上百人,但也经常有死刑犯委托他,他都尽量满足,有的人临刑前说:“金局长,我走了。”


(责任编辑:WangQ)
(责任编辑:)
日访问量| 周访问量| 月访问量| 总访问量
62879 79885 85819 12160986
国家农业科学数据共享中心 热带作物科学数据分中心 京ICP备05083737号